首页 >> 法国法案流程

pk10人工计划永久博客: 宫闱深锁第761章看到印记,死前的愿望无限放大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商队到达驿站时,竟然只剩下了间空房,其余的全都是通铺。 白浅浅这下傻了眼。

她总不能自己独占一间,而让丝情去睡通铺吧,就算她本心是这么想的,她的子枫哥哥也绝对不会同意。 “房间不多,你们就住一间好了。

”苏白桐走进来道。 “可是……”白浅浅犹豫着,“我晚上睡觉不老实,怕会打扰到嫂嫂。

”丝情倒是满不在乎,“只不过一晚而已,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就只能去睡马车了。

”白浅浅纠结再三,终于还是点头答应跟丝情住在一起。 苏白桐等白浅浅她们全都回了房,这才去马车上将凌宵天接出来。

“都安排好了?”凌宵天问鬼面。 “是,今晚夜值的都是身手好的。 ”鬼面道。

本以为他们这次出行会在半路上遇到很多危险,可是直到现在为止,所有他们预见的危险都没有出现过。 苏白桐每天晚上都要用阴阳眼在周围巡视一番,每天起程时也要再一次用阴阳眼观察车队里的每个人。 “国师绝对是在等我们离开京都这个时机,他现在没有下手,也可能是因为他知道你的阴阳眼能看到未来,所以他在等待,只要时机一到……”凌宵天伸右手在空中狠狠一抓,然后攥成拳头。

紧攥着的指关节因为过于用力,呈现出失色的苍白。

苏白桐知道,他的心里也绝非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,他们在明,国师在暗,到现在为止,他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像是在国师的计划之内。

一步一步,逼迫他们离开京都,到白镇来寻找解药玉蟾蜍。 苏白桐抓住他的右手,迫使他将手张开,两人十指顺势扣在一起,宛如千千结,缠绕着,难以分开。

客房内。

丝情洗漱完毕早早的就上床歇了。 白浅浅坐在床边,磨磨蹭蹭的,似乎带着拘谨。 问兰忍不住低声道:“小姐,您也早点歇下吧,明天还要早起呢。

”白浅浅“嗯”了声,竟直接和衣躺了下去。

丝情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耳朵却听着白浅浅那边的动静。 她是习武之人,能根据声音判断出对方是真的睡了还是假装的。

等了半个时辰,白浅浅仍是没有入睡。 丝情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于是起身吩咐留在她身边的丫鬟,“我有些饿了,你去看看有什么吃的没有。

”丫鬟应声出去了,没一会功夫端进来一碗热腾腾的鱼汤。

浓稠的鱼汤呈现出奶白色,汤面上还漂浮着香菜叶的碎末。 “这么晚了怎么会有鱼汤?”白浅浅好像被吵醒了翻身坐起来。

“是梅夫人特意让人煮的,正好夫人有孕就留了一碗。 ”“端过来吧。

”丝情说着伸出手去。

丫鬟把鱼汤递过来,丝情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:“好烫!”装着鱼汤的汤碗一下子被丝情丢了出去,浓稠的鱼汤撒了白浅浅一身。 “啊!”白浅浅烫的跳起来。 问兰连忙上前想用帕子擦拭,可是鱼汤不比茶水,撒在身上后留下一股浓浓的鱼腥味。

白浅浅厌恶的直皱眉,想要把衣裳脱了又好像顾忌着什么,一直忍耐着。 丝情歉疚道,“都是我不小心,快去打水来洗洗。

”丫鬟应声跑出去了,不一会打来了热水,还拖进来了一只大木桶。

白浅浅紧紧抓着衣裳,“不……不用洗了,我擦擦就好了。

”“鱼味可是擦不干净的,还是冲净的好。 ”丝情道,“你要是觉着不好意思,那我先去睡了。 ”说完直接翻身躺下。 白浅浅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,见丝情脸冲着墙呼吸渐沉,于是对屋里的丫鬟道,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自己洗就行。

”丫鬟只好退了出去。

白浅浅慢慢将衣裳脱了,时不时还偷偷去看躺在床上的丝情。 丝情一动不动,白浅浅放下心来,于是将衣裳脱了,进到木桶里清洗身体。 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声,丝情耐着性子躺在那里,过了一会,响起细细索索衣料摩擦的声音。

丝情慢慢转身过,眯缝着眼睛看向白浅浅。 白浅浅正忙着擦拭身子,根本没注意到这边,整个后背全都露出,在丝情的视线之内。

看到白浅浅后背的一刹那,丝情的呼吸顿时乱了。

白浅浅似乎觉察到什么向这边转过头来。 丝情连忙调节呼吸,白浅浅看了半天,见她不动,于是才大胆的跨出木桶。 在白浅浅的背心处,有着一处巨大的伤疤,向下延伸,直至腰际。 丝情是侍卫出身,自是不会惧怕什么伤痕,就连当初看到鬼面的真容时,她也只是愣了愣,吃惊的情绪据多。

可是白浅浅背上的伤却不同。

那不是伤口愈合后留下的,而是完全保持着伤势的原状,从一处最深的伤口中,她甚至能看到里面隐隐露出的白骨。 而且那周围皮肤的颜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,就像是……死人的皮肉。 突然间,胸口一阵翻涌,丝情再也忍不住,捂着嘴翻身而起。

白浅浅吓了一跳,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丝情摆了摆手,捂着嘴便冲出门去。 门外站着的丫鬟吓坏了,“夫人这是怎么了?”丝情也不理她们,直接奔了楼梯口,扶着栏杆便吐了出来。

“夫人!”丫鬟赶过去。 突然从一旁闪出个人影,抢在丫鬟之前到了丝情身边。

“凉大人?”丫鬟收住脚步。

鬼面过去扶住丝情的肩膀,蹙眉看着她,“怎么了?”丝情吐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,“我看到了。 ”她抓住鬼面的袖子,压低声音急道,“我看到你说的那个印记了!”鬼面眸光不由得一暗,“走,我们去见夫人。

”等丝情收拾干净了,两人直接去了苏白桐所在的客房。

苏白桐展开一张纸,上面画着翻天印的图案:“你看到的印记跟这个一样吗?”丝情仔细端详,“没错,在她的背上也有这么一个印记。 ”鬼面定定的看着纸上的图案,“这么说……真的白浅浅已经死了。

”“也不能这么说。 ”苏白桐道,“那些人都是在死后身体被国师施用异术,所以他们不会记得任何生前之事,只会变得像怪物一样,可若是在那人未死之前施用这种异术,她便会记得死前自己最后的愿望,而且这个愿望会远比在她活着的时候还要强烈。 ”死前最后的愿望?丝情忍不住向鬼面看过去。 白浅浅背上那可怕的伤痕,就是使她致死的原因吧,不过她却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。

标签:法国法案流程,拿房时间逾期,中英朝鲜战场